0523-87671590

EHS專欄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EHS專欄

EHS專欄

风流岛tv做鬼也风流,怀念东莞,男界女界无删减链接

EHS專欄 | 發布時間:[2020-09-29]



己名字的石塊旁,擡起腳踩了上去。比魯斯和孫悟空見狀沒有多想,跟随着維斯各自踩在了石塊上。孫悟空踩上石塊并未發生任何迹象,可是比魯斯踩上石塊的刹那,腳下的石塊仿佛磁鐵一般,與維斯所踩的石塊竟然産生了相吸的作用碰撞在了一起。“這……這是怎麽一回事?”比魯斯被這突然的迹象吓了一跳,口齒不清的大聲道。維斯一邊偷偷取笑着滿臉驚駭的比魯斯,一邊望着希瑪,猜出心中所想幾乎與希瑪一樣,于是對衆人說道:“請大家各自踩上對應名字的石塊上試試。”“嗯。”孫悟飯和比克最先答應道,分别踩上了石塊,剛一踩上,兩人腳下的石塊便相吸在了一起。維斯見狀立即明白道:“我知道了,這些石塊必然是天鬥事先分割而成的,他這麽做很有可能是想讓我們分組行動。”衆人望着維斯半信半疑道:“你怎麽能斷定這是天鬥的安排,再說他怎麽可能知道我們的名字?”維斯笑道:“天鬥有意讓我們知道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,我想他應該是想讓我們順從他的安排,如果我猜的沒錯,他這麽做是想讓我們分開行動,因爲混亂世界對正義者的氣息十分敏感,所以我們這麽多人如果長時間待在一起,濃重的氣息很有可能會頻繁的引起混亂惡魔的注意,相反,如果分散行動就會安全的多。至于天鬥爲什麽會知道我們的名字,那應該是拜他的長劍所賜,畢竟那把長劍是召喚師米拉幻化形成的,以召喚者的能力知道别人的名字是很簡單的事情。”衆人默默的聽完維斯的推測,沒有任何人有反對意見,因爲都知道維斯的推測能力,他要麽不開口,一旦開口即有着百分百的準确性。依照維斯所风流岛tv做鬼也风流,衆人紛紛踩上了石塊,各自相吸,結果一共分爲四組。衆人分組完畢,唯獨黑空腳下的石塊沒有與任何人進行相吸,黑空望了眼刻着弗利沙名字的石塊,無謂一笑道:“呵呵呵,看來我是與弗利沙一組的,正好我也想教訓教訓他。”



爲了激勵自己業餘積極創作,我在QQ簽名上寫下了這樣一句話:“人生如果沒有夢想,那跟鹹魚有什麽區别?”許多朋友給我點“贊”,有位女孩子卻跟我唱“反調”:弱弱的說,我覺得鹹魚挺有夢想的,不然怎麽就鹹魚翻身了呢?一語點醒夢中人,把我又帶回自己尋夢之旅的源頭。19歲那年,高中辍學的我來到廈門的建築工地上打工,日複一日的艱辛勞作,将我磨得幾乎沒有了棱角與夢想,每每滿身疲憊地躺到床上的時候,總是想:我的人生也就這樣了吧,沒有學曆、沒有背景、性格内向……有人說“乞食嘛也會有出頭天”(就是乞丐也有一天能出人頭地),我在怀念东莞低矮的工棚裏仰望,卻似乎看不到前方的光明。一日,我在廈門夜市的書攤上淘到一本寫作的書,如獲至寶。下班之後便如饑似渴地閱讀起來。第二天下班之後,準備“再度赴約”去書中遨遊。在床頭翻找了好一陣子,卻沒有找到這本心愛的寫作指南。和我同住的師傅看我翻箱倒櫃,說:别找了,那本書被我藏起來了。有那麽勤奮,早就上大學了,現在還用來這裏打工?!安心打工,賺錢養家要緊!因爲他是長輩,又是我的師傅,如此苦口婆心,我隻能一邊擔心着那本省吃儉用買來的書的命運,一邊反問自己,莫非真像師傅所說,我這樣的鹹魚,原本就不該“心高”?或許是源于對夢想的執着,又或許是年少輕狂的叛逆心理,我依然堅持自己的閱讀與寫作,隻是更多時候轉爲地下了,比如到工地附近的路燈下或者公園裏面的廣場上——夜晚來臨,我就尋找有燈光的地方,偷偷地揣上紙筆或者是街邊淘來的書,堅持讀寫。半年後,我的堅持逐漸有了小小收獲,每當得知文章刊登的消息,我都欣喜若狂,哪怕它隻是一塊“豆腐幹”——一則簡短的資訊而已。然而,我的文學熱情卻經常遭遇來自身邊的尴尬。曾經,我把刊有自己文章的樣報拿給工友看,想一起分享這份喜悅。結果幾日後想要回報紙時,才知道它早已被工友當了廁紙;另一次,一位熱心的工友幫我“炫耀”一本刊有我散文習作的《黃河文學》,結果這本雜志被工友們“哄搶”而去,幾天流轉,這本回到我手中刊物已被摧殘得面目全非……那時的我是又心疼又無奈,隻好苦笑,這怪不得這些工友,生活的粗糙讓他們無暇顧及這些細節,而我,也隻能堅持自己的“另類”,用文學給自己取暖,讓精神層面不再荒蕪。也許是我蝸牛般的勤奮終于等來了機會之神的眷顧,2005年的那個夏天,揮汗如雨的我正在簡易木梯上面安裝天花闆時,接到了一位中學老師打來的電話,問我是否有興趣去北京發展,雖然那個時候還并不知道“文案策劃”是做什麽的,隻是聽說可以用電腦,從事的又是文字相關的工作,我就已經興奮不已了。從南到北,一路輾轉走到現在,我已從一個初級文案成功向營銷總監轉身,業餘仍然堅持創作,已出了自己的散文集《漂泊是條青春的河》……雖然寫作已不是謀生的初級需求,但是我依然告訴自己不要忘記走過的每個艱苦的日子,要感恩寫作。工作之餘,在窗口俯瞰北京站熙熙攘攘的人流時,我總會生出一些感慨,偶然間,我想到了“鹹魚”一稱的由來——據說以前的香港是漁港,漁民出海打魚沒有什麽先進設備,更沒有冰,也就沒有冰鮮魚。但漁民們又想多捕魚,于是他們會把先捕上來的魚用大量的鹽腌着,不讓魚發臭。等漁民回港時,魚已被腌制多時,就跟木乃伊似的。假如漁民在撿這些魚的時候,突然發現其中一條是活的,而且還能蹦起來,人們把這叫做“鹹魚翻生”,這條生命力極強的“鹹魚”也通常會



斯洛文尼亞冠軍馬裏博爾首回合1比2小負對手,本場仍然保留晉級希望。馬裏博爾在歐戰經驗較爲豐富,他們的主場不敗率比較高,而且關鍵比賽也不會腳軟。本場比賽他們将會重用年輕前鋒卡沙霍維奇,希望這個狀态向上的球員可以在前線有所建樹。夏普爾的實力在對方之上,但是歐戰作客成績普通,并不值得高估。球隊的尼日利亞前鋒安東尼本場将會受到對方的重點照顧,而另一位非洲外援奧古有小傷在身,恐怕會影響狀态。亞盤平手中低水,是一個合理的指數,客軍雖然實力不錯,但是作客軟肋始終不能忽略,本場看好馬裏博爾不敗。在兩隊的首回合交鋒中奧林匹亞科斯主場2-1戰勝裏耶卡,從比賽場面上看奧林匹克科斯的優勢其實不小,球隊全場17次射門8次射正,不過率先進球的确實裏耶卡,球隊7次射門3次射正,說明裏耶卡在反擊上的效率不錯。奧林匹亞科斯直到傷停補時的最後階段才絕殺對手。本場比賽絕大多數亞盤爲主讓平手中水,對比歐賠看,主勝賠和客勝賠相差不大。本場萬博堅持超高水受注,我覺得有打壓主隊的嫌疑,從交易市場看,客隊有逐熱的迹象。本場主勝賠有向上微調的趨勢,也有點坐熱客隊的嫌疑。至少目前看,我覺得主勝的可男界女界无删减链接能很大,不過還無法完全排除平局。

 
網站地圖